学会生存能力是父母留给孩子的最大财富

亲子教育

学会生存能力是父母留给孩子的最大财富

想让孩子成才,不必给孩子太多的钱。

说起来也许没有人相信,许多家庭里,最有钱的是孩子。现在做了父母的中国人中,许多人都有过苦日子的经历,都记得自己曾经一天只能挣几角钱的日子。在这些人的记忆中,一张10元的钞票是一笔了不起的财富,轻易花掉,多少有些犯罪的感觉。可是,如果你现在把一张10元的钞票放在孩子面前,他也许不屑一顾。

有人对广州孩子的生活消费做了一个调查。

许多孩子是这样生活的:独自住一间面积足有10平方米的房子,这间房子在广州若是出租,至少得400元,当然,他可以使用的客厅和洗手间不算在内。他每月由父母提供免费的伙食,这当然是父母应该的,但若用市场价格来计算,至少他要花上800元(包括他吃的食物和吃饭的服务费)。他的服装当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是每个月花上200元,想必不算多了,这当然也不能包括洗衣的人力及劳动成本。再算一下他在学校要花的钱,每个月算200元一点儿也不过分。最后,再算一下零花钱及他的娱乐费,一个月算100元,相信许多家长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加起来,一个孩子就要花去1700元,这就是他一个月的消费。这还是一个普通孩子的消费,如果他想买耐克球鞋,想买一台高级电脑,想去游乐园玩,想去香港旅游,那就要付出更多了。孩子们虽然没挣一分钱,却是花钱很多的人。

当今社会,没钱留给孩子的父母犯愁,有钱可以留给孩子的父母也犯愁。像比尔·盖茨这样的世界首富,已经在考虑万贯家财怎样留给后代、“富裕病”怎样防止的问题了。

“富裕病”习惯上指那些富人的后代由于有用不完的钱而花天酒地,堕落成放荡不羁、纸醉金迷的寄生虫,最终被社会所抛弃。

“富裕病”一词在美国已经出现多年,但它的真正含义在近年才得到全面阐述。心理学家杰西·奥奈尔在《黄金般的贵族》一书中,详细地谈了“富裕病”的含义。她的曾祖父曾是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的董事长。她在突然获得一笔巨额遗产后产生了一种空虚的成就感,随之而来的是挥之不去的极端焦虑和心理恐惧,而这些东西又像传染病似的传给了她的下一代。这种现象是许多有钱人所忧心的。

近年来,美国的信息产业突飞猛进,特别是软件开发和互联网的广泛应用,为那些富有商业头脑的年轻人施展个人才华和迅速暴富带来了极佳机遇。比尔·盖茨创立微软公司仅有25年,个人的资产便达到了800亿美元,成为世界首富;雅虎公司的开创者杨致远也仅用了几年的时间,便成为拥有几十亿美元财富的后起之秀。难怪美国媒体惊叹:美国硅谷造就了新一代亿万富翁!

然而,这些亿万富翁事业上的显赫业绩却不能掩盖他们内心的忧虑。如此天文数字的财富,自己无论怎样享受都是用不完的,而将自己凭着智慧和心血挣来的全部钱财留给后代,又是那么地不放心。

为了急富翁之所急,想富翁之所想,美国华尔街两家大银行推出了为财富在1亿美元以上的富翁提供“金融父母”的服务,专为这些亿万富翁提供别出心裁的精神咨询服务,帮助他们指导孩子如何参与经商和慈善捐献,调整自己以适应将要继承数百万乃至数亿美元财产的现实。

1999年,比尔·盖茨宣布,他和妻子已经慎重地作出决定,将他们两个孩子的遗产继承金额严格限制在1亿美元以内,剩余的财富全部捐献给慈善机构和社会福利事业。

“父母亲想鼓励孩子自己成才,但不是靠给孩子太多的钱。”这是许多富翁的心愿。

很小的时候,我就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人走进了大森林,几天后,他迷路了,带去的食物也吃光了。就在他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遇见一个老猎人。他请求给自己一点儿吃的东西,老猎人没有满足他,而是送给他一杆猎枪。靠着这杆猎枪捕食,他活着走出了大森林。

真正对孩子负责的父母,是把生存的能力教给孩子,而不是只留给孩子一大堆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