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经典网文

没啥别没钱,有啥别有病

这是我听过最实用的口头禅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在当下有多少人都得了一种“穷病”?轻则生活困苦,重则没钱就没命。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而刚刚上映的《我不是药神》,就试图探讨“中国人看病这件事”。从排号难,到看病难,再到买药难、买药贵,最终导致让人小病抗,大病拖。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这部被评为“零差评”的国产良心片,在所有人心上扎了一刀,揭露了你我必须知道的残酷真相。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电影,究竟讲的什么?

从影片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故事的开始,因药而起。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男主人公程勇(徐峥饰),是一个卖印度壮阳药的油腻中年,离婚的老婆把儿子带走了,父亲又身患重病。

人到中年不如狗的时期,他遇到了身患慢粒白血病的老吕(王传君饰),老吕的病需要服用进口药格列宁,一瓶4万,终身服用,断药就得死。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吕受益负担不起这样昂贵的药价,但他想活着,就找其他途径购买救命药,他找到了程勇,希望他能帮忙从印度走私仿制药。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暴利的驱使下,程勇开始从印度走私“格列宁”仿制药。

于是一个卖壮阳药的小贩,和4个慢粒白血病患者:老吕,老刘(病患牧师),思慧(女儿患病的单亲妈妈),彭浩(被家人赶出的自闭男孩),组成了走私卖药团队。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说起来也很可笑嘲讽:4万的正版进口药,仿制药进货只要500,卖给病人5000,省了近90%的钱,病人活命了。

程勇是为了赚钱,可病人把他当做“神”。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然而卖盗版药严重侵犯了正版权益,走私属于犯罪,警方立案,程勇退出,将进货渠道卖给假药贩子,导致药价翻倍,老吕死亡。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程勇恍然大悟,带着无以名状的绝望和悲伤,决定重新卖药,这次是以进价500元卖出,不再为谋取钱财,为的是重生。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可终究是药品走私,警方和法律必然会介入,程勇入狱,病人们联名抗议,一位阿姨说:“你要是抓了他,我们就得等死啊,我想活,我不想死!”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穷人不敢病,穷人病不起,穷人的命就是钱!

活着,只是有那么一口气在,对于病人说是一种奢侈,而活着的每分每秒,都是一种倒数。

现实中的“药神”

陆勇是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程勇的原型。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2002年,陆勇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全家没有一个人能和他配型成功,无法进行骨髓移植,瑞士诺华生产的药品“格列卫”成为陆勇唯一的选择。

从2002年确诊到2004年,陆勇“吃掉”了近60万元。

一位长沙慢粒白血病患者唐某曾这样描述正版“格列卫”:“(它)就像吸毒,钱完了,人也就走了。”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到2004年6月,陆勇发现印度仿制药,他将仿制药分享到病友群里,随后就有上千位病友找他买药,到了2014年,平均每个疗程的仿制药只需要花200元就能买到。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2013年被捕,2014年7月,陆勇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销售假药罪,被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上万白血病病友自发在网上联名申诉,并发表了轰动全国的《为争取白血病患者基本生存权的集体自救行为的非罪化而呐喊》。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经过病友们的争取,检察院当时对此事的最终决定是不予起诉。

理由是:他所帮助的买药者全部是白血病患者,而没有任何为营利而从事销售或者中介等经营药品的人员。他对白血病病友群体提供的帮助是无偿的。

被羁押了119天的陆勇重获自由。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曾经有一位老师在课堂上问我们:如果给你们1万元,让你在城市最繁华的地区跪着乞讨一天,你愿意么?

大多数人不愿意,因为生活没有到必须如此的地步,更有尊严支撑着。

但是,当一个人走投无路的时候,尊严还能值几个钱?

若是值1万元,任谁都愿意去做。

底层没有“神”,只有生存

疾病面前,钱就是命。

NBA巨星约翰逊几十年前感染了艾滋病毒,长期始用昂贵的药物治疗,他的主治医生则表示其所携带的病毒如今都处于静止休眠状态,现任洛杉矶湖人队运营总裁 。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作为底层老百姓,所求的也只是健康,若是不尽人意,也能够看得起病,吃得起药,续的了命。

然而,现实是一位重病患者,可以让整个家庭都难以翻身,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深圳有一位63岁母亲因儿子重病没钱治疗,她记得自己之前有一份保险,可以赔20万,所以她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可她不知道自杀是不能获得赔偿的,她的保险也已经过期了。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穷人连选择生存的权利都没有,甚至做出这样孤注一掷的事情,让人悲痛又无奈。

而这只是社会中两个心痛的例子,事实是这样的悲剧还有很多。

底层没有“神”,只有生存。

愿有良药,治愈贫穷

我想活着,有什么错?救命药凭什么卖那么贵?

是啊,为什么救命药那么贵?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其实,作为WTO的成员国,我国必须遵守WTO的贸易规则:“必须保护创新和专利”。若哪个国家仿制,将立马就要遭到专利的制裁。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电影里,程勇在法庭上说:“看着这些病人,我心里难过,他们吃不起天价药,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我相信今后会好的,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而这一天已经来了…

从2002年,陆勇被确诊的那一年,到2018年,16年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从30%上升至85%。

2013年,印度仿制“格列宁”转为合法生产。

2018年5月1日起,中国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

中国积极构建医保体系,将“格列卫”纳入医保,报销比例达到90%以上。

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我不是药神,救不了穷病

底层没有“神”,但底层有爱,就像程勇说的: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相信我们所关心的每一个社会问题,时代都能够解决。

愿有良药,治愈贫穷。

余生漫长,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请记住:珍惜眼前人

喜欢 (0)分享 (0)